免疫试剂

甲状腺功能


可用设备  e411    e601/e602 


甲状腺是人体最重要的内分泌腺之一,具有摄取和积聚碘的功能,并以碘为原料合成、分泌和贮存甲状腺激素。甲状腺疾病是内分泌系统的常见疾病,它的临床发病率随着人们饮食和其他生活习惯的改变等不断上升,人群发病率>5%,尤其亚临床的发病率更高。


甲状腺功能紊乱或激素分泌异常可引起人体神经系统、循环系统、消化系统等多系统出现异常症状,甚至可以危及生命。甲状腺功能紊乱实际上是一种常见而至今仍易被漏诊的疾病,重视其实验室的早检测、早诊断,有助于甲状腺功能紊乱的及时评估及治疗。


罗氏全面的甲状腺功能实验室检测指标


功能指标
蛋白和自身免疫指标
总T4(TT4),游离T4(FT4)
甲状腺球蛋白(TG)
总T3(TT3),游离T3(FT3)
甲状腺过氧化物酶抗体(Anti-TPO)
促甲状腺激素TSH

甲状腺球蛋白抗体(Anti-TG)



TSH(催甲状腺激素)

TSH是一种分子量为30KD的蛋白质,由两种亚单位组成。α亚单位携带种族特异性信息,与LH、FSH和HCG的α链上某些氨基酸组成的肽段有一致性;β亚单位携带TSH特异的免疫学和生物学信息。TSH在垂体前夜大特异性嗜碱细胞内生成。垂体释放TSH是机体发挥甲状腺素生理作用的中枢调节机制,刺激甲状腺素的生成和分泌,并有增生效应。

TSH的检测是查明甲状腺功能的初筛试验。游离甲状腺浓度的微小变化就会带来TSH浓度向反方向的显著调整。因此,TSH是检测甲状腺功能的非常敏感的特异性参数,特别适合于早期检测或排除下丘脑-垂体-甲状腺中枢调节环路的功能紊乱。


 

T3(三碘甲状腺原氨酸)

T3(三碘甲状腺原氨酸)是一种负责甲状腺激素对不同靶器官的效应显现的激素,它主要在甲状腺外部形成,尤其是肝脏中。

通常血清中的T3浓度更能反映外围组织的功能状态而非甲状腺的分泌功能,甲状腺素T4向T3转化的减少将导致T3浓度的降低。通常这种情况出现在应用一些药物(如丙醇、糖皮质激素等)、严重的非甲状腺疾病及相关的低T3综合症。与T4一样,99%的T3与转运蛋白结合,但它的亲和力只及T4的1/10。

在临床上,监测T3浓度应用于诊断T3型甲亢,早期发现甲亢及诊断甲状腺毒症等。


 

T4(甲状腺素)

T4(甲状腺素)主要由甲状腺分泌,作为下丘脑-垂体后叶-甲状腺轴的一部分,它具有影响合成代谢的功能。T4由3,5二碘甲状腺氨酸在甲状腺合成,并与甲状腺球蛋白(TBG)结合存在于甲状腺虑泡中,在TSH的刺激下按需分泌。

在血清中T4的主要部分(99%)与蛋白结合在一起,因为转运蛋白的浓度限制T4的效应。所以在评估血清中的T4水平时必须将TBG的情况考虑在内,否则TBG浓度改变(如孕期、肾病综合症)将造成错误评估。



FT3(游离三碘甲状腺原氨酸)

T3是甲状腺激素的一种,它进入血液调节代谢。测定激素浓度对于鉴别正常、异常(甲亢/甲低)的甲状腺功能具有重要意义。完整的T3的主要部分与转运蛋白结合一起,游离的FT3是甲状腺激素T3的具有或性的部分。

在临床上,检测游离T3可以不依赖于TBG浓度单独评估进行评估甲状腺功能。


 

FT4(游离甲状腺激素)

T4是甲状腺调节系统的一部分,对于肌体代谢具有调节作用,T4绝大部分与转运蛋白结合,游离T4是T4的活性部分。

在临床上,检测游离T4是常规诊断的重要部分。当怀疑甲状腺机能异常时,可以结合TSH检测FT4。FT4的浓度检测也可以用于指导甲状腺疾病的治疗。检测游离T4可以不依赖与TBG独立指示甲状腺机能。


 

TG(甲状腺免疫球蛋白)

甲状腺球蛋白属糖蛋白,分子量约660KD,由两条蛋白链构成。

甲状腺球蛋白绝大多数由甲状腺细胞合成并释放进入甲状腺滤泡的残腔中。TSH,甲状腺体内碘缺乏和甲状腺刺激性免疫球蛋白等因素可刺激甲状腺球蛋白的产生。

甲状腺球蛋白在外周甲状腺激素T3和T4的合成中起决定作用。它含有约130个酪氨酸残基,在甲状腺过氧化物酶和碘的存在下,一部分可碘化为单-和双-碘酪氨酸(MIT和DIT),并可进一步偶联成T3和T4。

甲状腺球蛋白在甲状腺细胞中合成并运输到滤泡的过程中,少量可进入血液。因此,在正常人的血液中可有低浓度的甲状腺球蛋白存在。有低浓度的甲状腺球蛋白存在提示有甲状腺组织的存在。甲状腺全切除术后就不再有甲状腺球蛋白可测出。

在先天性甲状腺功能低下患者中,检测甲状腺球蛋白可以鉴别甲状腺完全缺损、甲状腺发育不全或其它病理情况。

另一方面,甲状腺滤泡壁的损伤可导致大量的甲状腺球蛋白进入血液,因此,甲状腺球蛋白也被认为是甲状腺体形态完整性的特殊标志物。

甲状腺球蛋白也可用于鉴别亚急性甲状腺炎和假的甲状腺毒症。后者,因TSH的抑制,甲状腺球蛋白含量特别低。

抗甲状腺球蛋白抗体的存在可导致甲状腺球蛋白测定的错误结果。


 

Anti-TG(甲状腺免疫球蛋白抗体)

甲状腺免疫球蛋白(Tg)由甲状腺腺体生成,是甲状腺滤泡腔内的主要成分。在抗甲状腺过氧化物酶(TPO)联合作用下,Tg在L-酪氨酸碘化过程和甲状腺激素四碘甲腺原氨酸(T4)和三碘甲腺原氨酸(T3)合成过程中起关键作用。Tg和TPO都是潜在的自身抗原。

在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炎个体中可发现血清TG自身抗体浓度升高(anti-TG)。高浓度的anti-TG和anti-TPO 是慢性淋巴性甲状腺炎(桥本病)的指征。自身免疫甲状腺炎(包括桥本病)个体中甲状腺免疫球蛋白抗体出现频率大约是70-80%,而甲状腺机能亢进(葛瑞夫兹氏病)个体约为30%。抗-Tg测定在桥本甲状腺炎监测和鉴别诊断中非常重要(不明原因的anti-TPO 测定阴性的疑似自身免疫甲状腺炎个体,非淋巴浸润性葛瑞夫兹氏病,以及TG检测中用anti-TG排除干扰。

尽管同时测定其他甲状腺抗体(anti-TPO,TSH-受体-抗体)可增加检测敏感性,但阴性结果也不能排除自身免疫疾病的存在。抗体测定浓度与疾病的临床疾病活动状态无关。如果疾病持续了很长时间或疾病治愈,则原先测定浓度升高的抗体会转阴。如果治愈后抗体又重新出现,则可能是复发。


 

Anti-TPO(甲状腺过氧化物酶抗体)

TPO存在于甲状腺细胞的微粒体中,在顶端细胞表面表达,与甲状腺球蛋白协同作用,此酶对于络氨酶的碘化及由单碘/双碘络氨酸有重要作用。TPO是潜在的自身抗原,抗TPO的血清滴度增高,可以在几种由自身免疫引起的甲状腺炎症中出现。斯蒂尔发现术语“微粒体抗体”使用时,TPO还为被认定是有微粒体引起的参与自身免疫的一种抗原。从临床意义上说,微粒体抗体与TPO抗体具有等同效应。

临床发现,约有90%的慢性桥本氏病(Hashimoto`s)患者其TPO抗体水平增高。在格雷夫斯病(graves`)患者中,70%其TPO抗体水平增高。虽然同时检测其他甲状腺抗体(如甲状腺球蛋白抗体、TSH受体抗体)可以提高检测的灵敏度,但是结果阴性并不能排除自身免疫疾病的可能性。抗体的滴度不与临床疾病的活动性相关,在疾病缓解或病程迁时,TPO滴度可能消失。如果缓解后,抗体重新出现,可能提示病情复发。在怀孕的女性中,大约有6-12%的人,TPO抗体滴度有升高,作为自身免疫疾病,这些孕妇在分娩后患有暂时性或永久性甲亢/甲低的危险程度增加。还有报道认为TPO抗体的出现增加患有甲状腺病的危险性。

TPO抗体轻微升高也可以出现在一些非免疫原因引起的甲状腺疾病中,而且TPO抗体浓度的升高也可能预示其他系统有自身免疫疾病(如Addison`s病、Ⅰ型糖尿病及系统性红斑狼疮等)的存在。


甲状腺疾病与相关激素联合检测的建议


甲状腺疾病
相关激素联合检测
单纯性甲状腺肿
TSH,Anti-TG ,Anti-TPO,TG
甲亢
TSH,FT3,FT4, Anti-TG ,Anti-TPO,TG ,Anti-TSHR
甲减
TSH,FT3,FT4, Anti-TG ,Anti-TPO,TG
急性化脓性甲状腺炎
TSH,FT3,FT4, TG
亚急性甲状腺炎
TSH,FT3,FT4, T3,T4,Anti-TG ,Anti-TPO,TG ,Anti-TSHR
桥本甲状腺炎
TSH,FT3,FT4, T3,T4,Anti-TG ,Anti-TPO,TG ,Anti-TSHR



上一篇: c311

下一篇: TORCH